[回到版面]
回應模式
名 稱
E-mail
標 題
內 文
附加圖檔[] []
刪除用密碼(刪除文章用。英數字8字元以內)
  • 可附加圖檔類型:GIF, JPG, PNG, JPEG,瀏覽器才能正常附加圖檔
  • 附加圖檔最大上傳資料量為 2000 KB。當回文時E-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
  • 當檔案超過寬 125 像素、高 125 像素時會自動縮小尺寸顯示

  • 公告、舉報、建議請向DB管理室辦理。
  • 本板從就職情報到職場甘苦談皆可聊。
  • 行行出狀元,每個職業都有優點,請互相尊重。
  • 討論請保持禮貌,戰文、亂板者將鎖文鎖IP。
  • 這裡是一般向板面,禁止張貼上車圖。
  • 本板有記錄IP,請注意您的發言內容。
  • 跟職業扯不上關係的文章(Ex.一般新聞),如發現刪無赦。

檔名:1483850174910.jpg-(631 KB, 1100x1262) [以預覽圖顯示]
631 KB工薪中產階級的貧困化 名稱: 無名氏 [17/01/08(日)12:36 ID:qwPCLMqk] No.73013  [!] 
過去流行的美國夢,實際上是中產階級的美國夢,通過自己的勤勞和聰明過上衣食無憂豪車大房的生活。在過去的幾十年中被無數人驗證了,而今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。

看看今天發達國家的中產階級——特別是拿工資的工薪階層,生活卻是另一副樣子。如果還是單收入家庭,在大城市幾乎買不起像樣的SFH;雙收入家庭確實能夠勉強買得起,然而因為雙方工作而很難撫養多個孩子。在去除了各種稅費保險以後,往往所謂高收入者也所剩無幾,如果孩子還去上私立學校,那就更難過。持續的現金流收入成為懸在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,哪天一旦失業,整個生活就會徹底坍塌——除非既不買房也不讓孩子上私校。白領們看著光鮮,實則只是衣冠牛馬,終其疲於奔命的一生,最後搞不好還要推遲退休,養老金還不知道有沒有著落或者縮水。

發達國家中產階級——特別是工薪者的貧困化實際上有其深刻的本質原因,並且是一個長期趨勢。我不是一個左派,向來不喜歡以公平或者平等之類的概念來批判這個世界,甚至以帝王師的心態妄圖改變世界(每次看到有人講“建議政府XXX”,總覺得一種無力的可笑感)。我只是一個草民,無法改變這個世界的一分一毫,能夠改變的只有自己,於是以探究的心態去理解這些深刻的變化,避免將人生浪費在無謂的陷阱中,在這個世界既有框架下,試圖為自己選擇一條效用更高的道路。

第一個因素應當是全球化。通信和交通的飛速發展導致全球化在技術上的可行性,這在去過是從來沒有過的。全球化導致資本全球配置和流動的高度靈活,這個變化是革命性的,許多過去的即成結論都需要重新考慮。過去普通人和小企業機構根本不可能海外配置資金,因為根本無法管理操作,於是當局的貨幣寬鬆會直接作用于本國經濟;而現在普通人都可以萬里之遙對它國進行投資,比如日本的渡邊太太們,於是當局的貨幣寬鬆會產生全球影響,資金可能會更多跨國流入收益率更高的國家地區,對本國反而很可能影響不大。更惶論大型金融機構,更是將這些優勢運用得淋漓盡致。

勞動力流動性較差,還要吃飯;而資本全球流動性要強得多,可以更容易尋找更便宜的勞動力。於是資本的高度流動性和全球配置,導致資本對勞動力的議價能力大幅提升。最直觀的就是很多發達國家工人們恐懼的外包,過去只是製造業的外包,現在服務業的外包也愈演愈烈。同時單個國家政府的左派管制對資本的約束力越來越小,道理也是一樣的。對於資本來講,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。政府如果企圖強行提高勞動力的議價能力,資本無需抗爭,只要用腳投票就行。極端的像委內瑞拉,輕一點的如法國,美國國內也很明顯,底特律的工人勝利了,城市也破產了,最終工人們也要破產。試圖強行提高勞動力的議價能力,只能把勞動者打入更深的深淵。

第二個因素應當是民主導致的多數人暴政。多數人的本性總是懶惰的,於是在民主的制度下,哪個政黨承諾的福利多支持的人就多,就更容易上臺,於是容易演變為高福利的懶人社會。羊毛總是出在羊身上,懶人的福利就出在中產階級的稅收上。小國很快就會不行,大國尚可多撐一陣。英美系國家由於在制度設計上對民主有所牽制,相對會更好一些,但也有些不容樂觀。在美國有4000萬領食物券的人;在英國加拿大和澳洲,上議院不斷被削弱;新西蘭乾脆變成了一院制,這都是民主失控的跡象。當然,相對來講,這些國家還是比較好的,只是即使移民到了這些國家,資金和人身最好也保持狡兔三窟,否則黑天鵝事件也有可能發生。哪個國家地區的左派橫行,哪個國家地區中產階級的稅賦就更重,而且由於中產階級的稅賦實際上和公司稅賦有正相關性,會導致公司傾向於逐漸撤退,而剩下的公司和中產階級稅賦會變得更重。在美國左派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加州,不少人看上去稅前十幾二十幾萬美元的高薪,實際上到手只有一半,再加上高房價高教育成本,生活很難講有多麼寬裕。

第三個因素是人口的老齡化。老人的福利和醫療自然都出在工作的人身上,移民多的國家還好一些,移民少的國家如日本,問題就非常嚴重,在可以預見的未來,日本政府幾乎一定要麼債務違約,要麼日元大幅貶值進行債務貨幣化。

第四個因素是政府機會主義的貨幣政策。儘管理論上貨幣政策對所有人都是公平的,但是由於知識的欠缺,多數人在劇烈變化的貨幣政策和市場中都是被收割的——很多時候往往自己都沒有感覺。這時候有資本的人通過知識所掙的錢,遠遠比其他付出腦力體力的勞動者更容易。房奴在全球範圍內被輪流收割已經有漫長的歷史了;股票作為散戶和中產階級最喜聞樂見的投資方式,也很少有人長期盈利,多數是去送錢的;即使最保守的現金持有者,貨幣政策也會通過貶值慢慢剝削他們。只要持有任何現金或者資產,你就已經處於金融市場中,儘管市場上賺錢的機會很多,但是絕大多數中產階級是沒有相應的知識、能力和心態的,賭與不賭都是輸。

以上都是宏觀的看問題,下面可以微觀比較一下。假設有三個人,一個是拿工資的白領A,一個是做自營生意的B,一個是專業全球投資者C。儘管個體風險B和C會大於A(準確講是波動風險),但是從宏觀統計上看,B和C的風險並不會明顯比A更大。

先來比較稅務。對於A來講,工資的稅收是一分都逃不掉的,自己的花銷基本上只能是稅後收入。掙得越多,累進稅也越高,很多看上去的高收入者,往往要交一半的稅,不止稅還有各種費和保險。對於B來講,稅務上有很多靈活的餘地,首先生意支出和生活支出往往很難區分,許多生活支出都可以算在生意上,吃喝拉撒很多可以,車輛也可以,有時候某些房屋都可以,於是花的其實是稅前收入,而非稅後收入。如果稅前收入花不完,一定要分配,可以通過雇傭家庭成員、使用信託分配等方式,一般幾十萬美元的總收入需要繳的稅都微乎其微。這些還是合法的,如果再不報現金收入,稅就更少了。所以,同樣30萬美元的收入,A大概怎麼著也要交一半的稅,B交3萬美元也就差不多了,如果會計師給力一些,繳得更少。對於C來說,事情就更簡單了,用離岸信託帳戶投資可以免掉一切資本利得稅,特別如果不是美國公民,而是加拿大澳洲新西蘭公民,更可以在分配大筆收益時做為非稅務居民而免稅。即使是美國居民,資本利得稅比工資稅也要少得多了。

比較時間和壓力,壓力做什麼都會有的,而時間自然是B和C更為靈活,A的時間幾乎都是卡死的。所有人都會面臨宏觀經濟形勢的壓力,也會面臨具體業務壓力,但是A還要面臨老闆壓力和人事壓力。如果說誰更像牛馬一些,自然是A,而不是B和C。

從可持續性上講,B和C幾乎年齡無關,或者年紀越大會略有優勢。而作為A來講,只有少數行業是年紀越大越吃香的,在多數行業中,30歲還是完勝50歲的,隨著技術進步和資訊化的深入發展,這個趨勢會更加強烈。過去很多所謂的經驗行業,在資訊化面前,經驗的優勢越來越小,變得越來越不值錢;很多工種隨著自動化的發展,更加機械化,更容易替代而不需要過多經驗。當然,現在肯定還有不少行業從業人員是需要經驗的,但是這樣的行業越來越少,而且哪天指不定就又被技術進步侵染了。就現在高薪的碼民行業來講,或許是有一些50歲的人勝過30歲的,但是那些人主要是已經在過去碼民稀缺的年代建立起了地位。很難想像未來10年20年,在現在那麼大基數碼民的情況下,50歲的普通碼民還如何與30歲的競爭?即使可以競爭,在體力和腦力衰退的情況下,該多麼艱辛。

事實上A只有一條出路,就是做到金領。然而,金領之路何其難,就算在祖國,也不是光憑聰明和勤勞就可以達到的,最重要的還是運氣;如果做為第一代移民,這樣的機會就更微乎其微了。

總之,如果不是別無選擇,為什麼要做A而不是B和C呢?這其實也是我試圖說服自己的事情,很多時候沉沒成本導致的路徑依賴是人生大忌,很多人因此苦了一生。棋諺講:“精華已竭多堪棄,勞逸攸關少亦圖。”真正能夠參透的又有多少呢?

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2699900/answer/22318757

【刪除文章】[]
刪除用密碼:

第一頁[0] 最後一頁